河清海晏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入关修行。
杀破狼长昀
天官赐福花怜
六爻争潜,如椿
伪装学渣朝俞

上下求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花怜】对黏黏这个称呼,花城主表示——


  新仙京。
  这个季节的气温总是反复无常,清晨起来谢怜裹衣推开仙乐宫的殿门迎面就是清清凉凉,冷飕飕的一阵风,贴着他举起来的手臂就直往他袖子里钻。
  他已经有快一个星期没有回菩荠观了,前些日子东海那边不知怎的突然水域不稳,海水决堤的时间又不巧的发生深夜,等被卷入天灾幸存的村民们惊醒时才发现四周都是黑茫茫的,水声,呼救声,尖叫哭喊声此起彼伏轰炸在耳边。
  这海水决堤来势汹汹直接冲垮了沿岸一整个村落的消息,情况还在逐渐恶化,消息一传到新仙京,还躺在自己未修好的新神殿里打瞌睡的众神官顿时傻眼了。
  水这玩意儿,本该是当初傲立一方的水师师无渡该管的事情,可这神官却被一只绝给整死了,现在也没有新的神官可以接任他的位置,这突如其来的天灾打得众神官措手不及,但又不能撒手不管。
  说到师无渡立刻就有神官想到了曾经与他同流合污的另外两位“三毒瘤搭档”,只是自从经历过一次失而复得灵文的辛酸坎坷算账路之后,这时没哪位不长眼的神官会去打搅这位比当初的君吾还要金贵的神官,以免她又使出杀手锏:再催我就走了。
  一大早连太阳都没露出弧度,头发也没修整好就被强行被拖起来的裴茗也是头大得不行,看着把他团团围住同样没有睡好的各位神官心中腹诽不已:有没有搞错,他是武神啊,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要找他???
  搞清楚事情地点之后,裴茗先是一愣,紧接着明白了什么,他们三毒瘤之一水师兄当初折在哪来着,东海。东海上有什么,黑水玄鬼。
  先不说这事情是不是他做的,想到去求他帮忙这一念头,裴茗就觉得自己脖子有点凉,所以帮忙也不必想,但这位黑水玄鬼有一个致命的闻名三界的弱点,就是欠钱不还。
  裴茗琢磨了一下他们这些神官的小心思会不会让他这一趟去而不返,结果还没想出点什么就被没睡好的神官们用肃杀的眼神逼着下了凡,去了一趟菩荠观冒着生命危险把谢怜请上了仙京。
  好在谢怜和他家那位鬼王不一样,人可是年少时说要拯救苍生的人物,了解了情况之后就一刻不停地帮着他们收拾这烂摊子,好像还让他家那位鬼王借着要债这一说去问候了一下黑水玄鬼。

  谢怜没想到自己回仙京这一趟居然会要这么久,他一回仙京就是人界和天界两边跑,脚不沾地实在抽不出空回一趟菩荠观看看花城,他们虽然一直有在通灵,却不能见到真人。他也不能把花城直接带回仙京,鬼王跟在他身边那不是来办公那是来砸场子吓唬神的,临走的时候谢怜为了安抚他,答应等他回去之后给他一个承诺。
  因为这个承诺花城看裴茗的眼神才稍微不那么骇人了,一想到离开时三郎目送他的眼神,谢怜心头一热,不由得就很想见他。
  暗下决定今天把事情做完就马上下凡去找三郎,迈出门槛的步子还没落下,整个仙京上空骤然响起了一阵不要命地疯狂敲钟声,声势浩荡,器宇轩昂,像涟漪一样一圈一圈散开去,谢怜突的心头一跳,合着他这不规律的心跳,一个熟悉的声音笑着唤了他一声。
  “哥哥。”
  “三郎?!”
  没有让他去找,才朝前飞跑了几步就看见那红衣胜枫踩着轻巧的步子拐了过来,也一眼就看见了谢怜,张开双臂站立原地被心爱之人冲上来抱了个满怀,花城弯着嘴角低下头把脸埋在谢怜的肩上,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互相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温度,只是几日不见,却控制不住自己想见到对方心。
 
  “三郎你怎么上到仙京了?”被圈在怀里半天的谢怜才抬头问道。
  “这几日不见哥哥甚是想念,”花城的下巴在谢怜肩上蹭了蹭,手默不作声地滑到谢怜腰上往自己怀里搂了搂,“哥哥忙起来就忘了三郎了,只好自己估摸着时间上来找哥哥了。”
  谢怜听了心里惭愧不已,拍了拍三郎后背说道:“今天还有一点事情办完了我们就回家。”
  “还有什么事情?”花城在谢怜背后挑了挑眉,语气上的不善被怀里的人听出来后,谢怜安慰性地轻轻扶着他的背,花城享受地眯了眯眼,偏过头近在咫尺垂眼就见谢怜白皙的颈部只要往前靠靠就能亲吻上去。
  “太子殿下——!”
  就在花城刚打算翘起狼尾巴的时候,从大路那边一声呼喊打断了他们,谢怜一听就知道来者是谁,连忙和花城分开把他往自己身后护了护想把他藏起来,但花城个子比他高不少,等那人见到谢怜身后冒了个头的红衣鬼,表情难以言喻地把下一嗓子就噎了回去。
  “我操了!我说怎么一大早那钟就狂敲不止……你,太子殿下??”风信确实是一副见了鬼的脸,谢怜那护崽的动作对比他身后那位瞧他的眼神只觉得多余。
  “嗯……风信,早啊??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今天就是……”果不其然,风信一见他们两人在一起这粗话就忍不住脱口而出,谢怜感到很头疼地捏了捏眉间,这样的对话似乎他已经说过不少次了。被护在他背后的花城冷冷地睥了风信一眼,口直体也直地从后面环住了谢怜,把下巴牢牢地搁在他肩上给了风信一个极为不友好的眼神,像是有点在赌气地贴着谢怜的耳朵说道:

  “哥哥,黏住你了。”
  “???”
  “……你要对太子殿下做什么???”

  “三郎??”谢怜被花城从后面轻轻喷出的鼻息烫了一下,脸上的温度极速飙升。
  “哥哥这几日不在,我回了一趟鬼市,”花城无视风信的存在,似是漫不经心地开口笑道:“听到了一个有关于哥哥的称呼,叫黏黏。”
  “……”
  “哥哥还记得答应我的一个承诺吗?”
  “嗯…嗯,当然记得。”
  花城环在谢怜小腹上的手指勾起他腰带上的结把玩似地绕了绕,看得风信恼火到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去天界。
  “那我们玩个游戏吧,就这样,让我黏着哥哥一整天可好?”
  “……”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