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清海晏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入关修行。
杀破狼长昀
天官赐福花怜
六爻争潜,如椿
伪装学渣朝俞

上下求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花怜】恶龙花x勇者怜(1)


  这是一个有关勇敢,自由,强大,温柔的恶龙与勇者的冒险爱情故事。

  我想把我最喜欢的故事献给我最喜欢的两个人。

  也想把这个故事讲给你们听。

 

 

  谢怜从小的梦想和很多王城里的孩子一样,都是想当王城里那个金灿灿的最高勇者。

  从他第一次在王城脚下,在那个全民欢呼的日子里,各种颜色的花瓣纷飞在空中,被热情高涨的人群挤在里面的小谢怜从昨天就听说了,国王要在这一天里给整个王城公认的最高勇者颁发属于他的最高荣誉,一整个晚上谢怜躺在自己的被窝里细数着时间,一想到明天就能见到王国内最勇敢的最高勇者就激动得兴奋不已。

天还未亮之时,他就穿好衣服带上自己制作的小木剑和约好的两个小伙伴一起在城堡下找到他们事先就勘探好的位置,那里视野极好,可以通过望远镜看到那个勇者身披重型银色铠甲,虔诚地单膝跪在国王的面前,在民众到达顶点的欢呼声中慎重地双手接过国王授予给他最高勇者的荣誉徽章——一把通体都是黄金的圣剑,谢怜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那天的阳光十分灿烂,一点也不吝啬的洒在最高勇者的身上,他的面容被银色的面罩和金色的阳光遮掩着,令所有热血的少年脑海中都从那看不到的面罩后面看到了自己的脸,那个浑身沐浴在金色阳光里的最高勇者的身影就这样卷着一个少年最纯粹的稚气和热血,深深烙印在了谢怜的心里。

  但是他的梦想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哪怕那天的阳光也同样笼罩在了谢怜的身上,但也没有照亮他的前路。

  谢怜是个不合格的梦想者。

  和最高勇者一样,他的名字也享受到了同样家喻户晓的待遇。

  一个优秀至极但同时也倒霉透顶的勇者。

 

 “吁!”

  谢怜刚把画卷起来还没包扎好,马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已经习惯了自己时不时就蹦出来彰显一下存在感的倒霉,他眼疾手快地扶好了昏暗的油灯,但手却力不从心的只接住纸和笔,桌上那盒没吃完的红色果酱啪的一声砸了他个满怀,浆果甜甜的味道糊了一身,谢怜也顾不得这些,伸手随便扒拉了一下身上就从车里冲了出去:“怎么回事?”

  “啊……勇士大人!”车外灯火通明,给他驱车的车夫见他冲了出来赶忙跟他汇报:“王城里好像出事了!他们说今晚不能进城必须要等明天才能让我们进去。”说完他指着前方严阵以待的士兵给谢怜看。

  …这个警戒程度?!

  “不好意思,我是王国勇士谢怜,是国师的首席弟子,请问王国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谢怜从怀里掏出一个金色的怀表跟一个官职比较大的士兵询问道。

  “喔,是勇士大人啊!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刚刚接到命令全员全境封锁所有的出口,禁止任何人外出和进入,我们这里有休息的屋子今晚只能先委屈大人您先在城外休息了。”士兵穿着厚重的盔甲跟谢怜敬了个礼,丝毫没有透露任何情报出来,谢怜回头一看果然,不只有他们的车队被拦截了下来,马车上的挂着的灯把这片区域照得亮晃晃的,还有不少的商人也在试着沟通,但已经有不少人就地或者就在马车里睡下了。

  也的确是很晚了,谢怜抬头望向夜空中的月亮,他跟马车夫说明情况之后就随着那位士兵一起离开了车队,顺着一条小路绕道了一间猎人在外暂住的木屋里,谢怜道谢之后目送着那个士兵离去,却没有直接进木屋。

  被糊了一衬衫的果汁贴在身上怪不舒服的,谢怜叹了口气把长剑别在跨上,凭记忆沿着一条小路去找那个小时候见过的月光湖。

  王国外已经不是个安全的地方了,以前还有不少城里的居民会到城外的森林里野餐,但眼前这杂草丛生的样子和记忆里大相径庭,越走谢怜越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这里的草木里藏着不少的小虫子都被他身上的味道吸引了过来,至到他见到那月光倾泻下的湛蓝湖面时,他露出的皮肤上出现了不少被咬的红点。

  “还是小时候的样子。”谢怜感叹道,尾随着他闪闪发光的一些小东西悬浮在他身后,看着他褪下沾了果酱的衬衫,小心翼翼地踏入湖里,水波粼粼的湖面下被惊扰的生物四散开去,月光打在谢怜雪白如玉的肌肤上,像是上好的白羊脂玉镀上了温软的一层光。

  谢怜半身潜入水中,捧起一把水拍在自己脸上,王城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能用来通信的信鸽也在国师那里,却没有提醒谢怜国内出了什么事情,他低头俯看着惊起一摊涟漪的水面,这一次自己能不能帮上忙呢……

  嗯?谢怜正想着水面反应着他的身后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冰冷的水花伴着剧烈的入水声砸到谢怜身上,他汗毛都立起来了,整个人条件反射地抽出小刀强扭过身,却又被那个黑影拍了一脸的水花溅到眼睛里看不清来人。

  “是谁?!”

  湖水啧着他的眼睛,谢怜只觉得有个人形穿过湖水一步一步地靠近他,慌乱之下手里的小刀抵在胸口前,随时准备迎接对方的进攻。

  然而预想的偷袭并没有来到,谢怜一手猛揉着眼睛模糊间只见眼前的人一身红衣,右眼处一点红色一闪而过,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却没有了动作。

  谢怜等了半天也没听见对方的声音,只知道大概是个人类让他略略地松了口气,他眨眼睛时眼里的水珠也跟着滚了出来看起来像是眼泪,等视线清晰,对方的身影完全印入自己眸子的那一瞬间,谢怜觉得自己的心跳猛地跳漏了一拍。

  与他一同站在水里的是一个极为俊美的少年,澄澈的黑眸聚精会神地看着自己,含笑三分,几分戏谑几分认真,眉梢上挑,像是好奇的孩子,他脸颊旁还垂着一个细细的小辫子,更给他添了几分少年的俏意。

  谢怜回过神来才注意到自己手里的刀还横在对方的脖颈前,冷硬的弧光跟对方白皙的脖子就差分毫,他尴尬地连忙收了回来,少年见他这般模样笑容更是深了几分。

  “对不起!我以为是有野兽。”谢怜朝他欠了欠身,心里也十分忐忑,这个少年身上的红衣像是东边那里的异服,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得懂自己说话。

  红衣少年微微眯了眯眼,负着手在谢怜的注视下更靠近了一步,两个人直接的距离已经近在咫尺,他忽然倾下头阖上眼凑近了谢怜的脖子,在他颈窝处轻轻嗅了嗅,随即莞尔一笑道:

 

  “勇者大人,你闻起来好像很甜,我可以吃一口吗?”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