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清海晏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入关修行。
杀破狼长昀
天官赐福花怜
六爻争潜,如椿
伪装学渣朝俞

上下求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花怜】恶龙花x勇者怜(2)

第一章

Fz:哇!我删原大纲了!哈哈哈哈(???),我第一次写长篇,而且还是我最喜欢的两个人,顺着第一个大纲写出来的故事实在和我心里想的那个故事不一样,所以我就撕了重来了,现在这个简简单单傻白甜的大纲风格让我安心至极(……)。
我们的黑水大哥不仅抢粥!还抢媳妇的!

  “不可以!!!”
  谢怜一个鱼跃打滚直接从床上翻了下去,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他在地上趴了一会顶着一脸的灰偷偷四下张望了一圈,大概猜出这个房子就是昨天那个士兵带他来休息的地方,但心下乱了阵脚,还是四下到处转了一圈又打开门,确认了他是真的没有被人绑架走。
  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的那个红衣少年的身影,他的声音略带些低沉但十分的好听,脖子上温热的触感让他浑身和过电了一样,整张脸熟的都能去烫鸡蛋了。
  “难道是梦吗……”谢怜犹豫不决地伸手轻轻碰了一下梦里被少年的嘴唇轻轻吻过的部位,耳尖染上的红色出卖了自己的心思,只叹自己可能是被昨天城门那里的警备给刺激到了,这世上哪里会有那么好看的少年。
  “勇士大人?您醒了吗!”
  木板门被人急切地咚咚敲响,谢怜马上从自己不好意思的情绪里端正过来,三下两下地穿好鞋检查了自己的物品推门而出。
  “王城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大人!青玄公主昨天被恶龙给抓走了!”

  谢怜让车夫驾车带着货物去找文官灵文,他自己则跟士兵借了一匹马,马不停蹄地笔直冲回了王城,一路上同他擦肩而过的绘着仙京王国的国徽的马车驾着货物和熟悉的勇士学院里的学员就有三十好几,骑在马上的谢怜远远的就能看到正对着他的城堡一侧的墙壁上被晶蓝色的冰覆盖了三分之一,像是把那面墙整个都用冰贴了一层凹凸不平的墙纸一样,那冰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越发的晶莹透彻,丝毫没有要融化成水的意思。
  越是接近城堡,谢怜的眉头越发的拧了起来,城堡下聚集着不少园丁蒙上面罩正在拿着大剪刀修剪快齐头高的绿草,还有一面扒满花藤的墙壁,藤蔓有不少都从窗户里强行闯进了室内,谢怜觉得自己已经从那些勤劳的小蜜蜂们脸上间接看到了国王师无渡那滔天窜上天的怒火了。
  仙京王国处在这片陆地的最中心,被四面的龙之谷所环抱在内,北方曾经也是一块相当肥沃的土地,但自从北方的玄龙来到之后,那里的气候变得终年严寒,坚硬的土壤里渗透进的寒冷使那里再连一根庄家也长不出来了,谢怜所知的北玄龙虽然同被称之为恶龙但极少会飞出龙之谷去那边的村庄和王国里捣乱,也从没和西方那个最为烦人的双头青龙一起同行过,西边的这只青龙常年喜欢携带着其他的小龙骚扰周边的村庄,他的两个脑袋两边都能喷出不同的毒雾来,一边的毒雾可以催生各种植物使他们疯狂生长,另一边那确实就是对人有晕厥效果的毒雾了,谢怜也曾经见过这只龙,知道他脾性奇差无比,他真无法想象这两只龙能一起协作来王城里掠走公主,但如果真是这样,那什么情况会让从两个龙之谷里出动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合作掠走公主呢。
  谢怜将马骑到大门口果然见到国师在那里张望自己,立即飞身下马同他会面:“国师!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诶,勇士大人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跟我过来。”国师看到他心下却是松了口气,朝他招手两人一边走一边说:“青玄公主的宴会开到一半,从东边的露天窗口那里突然窜进来一只黑色的巨龙直接叼走了公主,飞走的时候不仅回头用冰冰冻了整面墙,还有那个青龙也跟着在一边捣乱,很多王宫贵族都被缠在暴涨的藤蔓上晕了过去,醒来之后更是力挺国王组织救援队。”
  “是北玄龙掠走的公主?”谢怜好奇居然不是那只到处讨人嫌的青龙干的。
  “没错,国王昨天连夜召集了学院里有能力的学员和王国军,他们和裴将军已经准备启程去北边的龙之谷营救公主了。”
  “……”
  “……国师。”谢怜膝盖还未着地,国师已经虚托了他一下,看着谢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勇士大人,我劝也是劝不动你的,快过来我给你备了东西,还有几个学员我给你留下了你们一起去,现在还能赶上裴将军他们一行。”
  “国师,我打算一个人一道。”
  “一个人?!勇士大人你别开玩笑了,你一个人去能做什么?”
  “国师,我是去救公主的不是给裴将军他们招晦气的,那几个学员想必也不会愿意和我一道,强人所难的让人一道最后指不定会出事。”
  “……唉。”谢怜那极差到令人都有些敬畏的运气国师是有耳闻的,也有见过他因为倒霉时常一件好事最后也出了岔子,这一点真是无奈到他也不知如何去安慰。
  “别说这个了,总之你不能一个人去,实在不行等下去跟裴将军说把风信和慕情分给你。”
  谢怜走在国师前面推开兵器库的门,脑海里慕情翻白眼的样子一晃而过,一进去就见这硕大一个房间里剩下的兵器寥寥无几。
  “早上我来整理的时候见跟被洗劫了一样,救援队那些人拿得太多了。”国师把一个箱子拖了过来,谢怜从里面拿出一把锤子,刚放在手上打算试一试,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铁头轻轻一滑就从木棍上当地一声打在冰冷的地上。
  “……”
  “……???”
  “……可能太久了,一把锤子也没多大用处,我还准备了过冬的衣服,你试一下大小。”
  谢怜放下那根头身分离可怜的木棍,接过国师递给他的一件极厚的冬装,双手一抖两个人看着那件衣服背后的大洞又是一阵沉默。
  “…勇士大……”
  “不,国师,你不用说了。”谢怜放下衣服,惊觉背后有几道目光盯着自己,一回头就捕捉到一道黑影的尾巴。
  “国师咳咳,我记得我房间里还有点装备,我还是自己去找吧。”谢怜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次不是自己倒霉而是有人蓄意捣乱啊,跟还在盯着那破洞的国师扯一句,闪身就追着那黑影冲了出去。
  谢怜再倒霉但他这个人还是极为优秀的,追着那几个人留下的足迹就拐到了一处花园里,还未靠近就听见里面传出很多小孩的哭闹声,心下一惊几步跨入内却被眼前的场景给乐到了。
  连片的花树齐齐百花盛开,满天纷飞的红色或白色花瓣在静悄悄的夜空中翩翩起舞,每一朵都像是个精灵一样,与月光共舞,虽已经花期的末端却正是最美的时刻,其实整个花园的花树早在谢怜回来前绽放许久了,若不是追着这几个调皮蛋他可能连最后这点春天的恩惠也没机会看到了。
  谢怜一步步走到一棵开着红花的树下,抬头就见几个自己不太熟的小孩跟葫芦一样,一人一根藤蔓困在身上被吊在树梢上,这几个孩子见他发现了自己也不害怕,还朝他大喊:“倒霉勇者果然是倒霉!”
  结果谢怜还没说什么,绑着这小屁孩的树梢突然就上下摇晃起来,跟荡秋千一样把这孩子甩的晕头转向险些快被甩飞了出去。
  谢怜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只好去摸了摸这棵大红花树:“等等等等!别摇了,这孩子要飞出去了!”
  这树倒像是成精了一样,听了谢怜的话居然真的慢慢不再摇晃树枝乖巧的停了下来,谢怜见这连同被挥得满天乱舞的花瓣好奇地问道:“你们不会被树精绑到树上的吗?”
  “呸!才不是呢!你都多大了还信树精的故事吗?”被摇晃过度还满头都是圈圈的小孩咬牙切齿地叫嚷道,大有一副要跟谢怜斗争到底的架势。
  “那是谁?”谢怜也是开玩笑,小时候家长给他讲的童话故事里就有一个是会绑不听话乱捣乱的小孩的树精回去吃的故事。
  “是,是一个红衣服的哥哥……”在树梢的另一边一个跟肉球一样的男孩脸上还挂着没擦干的眼泪,看样子是被吓着了。
  红衣服???谢怜一下子就想起了昨晚自己只当是梦里遇到的红衣少年,原来真的不是个梦吗…谢怜心虚虚的四下张望了一下,除了这四个被挂树上的孩子以外再没别人了。
  “……嗯,那他人呢?”谢怜仰头问道。
  沉默了片刻,回答他的,是一朵从树上飘落下来的小红花,然后是整棵花树的树枝都开始颤抖,脆弱的花苞扯断自己的根基,被卷进一阵一阵羽翼拍打造成的轻风里,一起飞向惊呆的谢怜。
  “怎么起风了?”
  “啊!树枝又晃了!要掉下去了!”
  四个孩子还被绑在那树枝上左右摇晃,谢怜被这几声叫唤惊醒了过来,伸手轻轻碰了碰那树干说:“放他们下来吧。”
  四根藤条听话地松开了几个孩子,跟葫芦娃一样呱呱落地的小孩们惨叫了一声,趴在地上呲着牙猛揉自己的屁股。
  “没事吧?”谢怜蹲下去问那个领头的小孩。
  “不用你关心!”他撇撇嘴又想起刚刚被折腾的惨状缩了缩身子。
  “你们为什么要弄坏那些装备?”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不想让你跟着救援队一起去救公主啊!”
  “嗯…因为我倒霉吗?”
  谢怜坦然的承认让这孩子噎了一下:“不,不然能是什么。”
  “哈哈哈哈,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谢怜觉得这可真是个孩子,也不恼他的回答反倒是觉得有些好笑:“我一定会去救公主的。”
  “哼,可是现在裴将军已经走了,装备也被我们弄坏了,你拿什么救?你可什么都没有。”
  “我有。”
  “这只是你在逞强而已!你连把宝剑都没有!”这孩子话音刚落,一把金灿灿的宝剑从天而降哐当一声就掉在他面前,坐他旁边那个小胖子吓得跟个保龄球一样撞倒一片。
  “……你,有宝剑又怎么样,北方那么远,没有马车你怎么可能到那里。”这孩子还逞强,但是他们背后那颗花树再一次席卷过他们身边,一辆雪白棚顶的马车凭空出现在谢怜的身后,像是在给他撑腰一般,这次不仅是这些小孩,连谢怜都吃了一惊,不等那孩子再发难,这马车的帘子还猛地往上一卷,露出里面满当当的一整车装备。
  “……”
  “…好,好厉害……”有个小孩张着嘴半天才磕磕绊绊地说出一句话。
  “……那你救公主一个人也不可能救的了啊,恶龙那么大,那么凶残…你连个同伴都没有……”孩子头想了半天才想出这样一句话来,谢怜心里早已暖暖的冲他一笑道:“我有。”
  “我不仅有同伴,马车,还有可以帮我救公主的工具,但最重要的,是我绝不会放弃的心,和永不退缩的勇气。”谢怜把这几个孩子一个一个扶起来,给他们拍干净身上的灰:“青玄公主是我的朋友,既然朋友遇到了麻烦那就一定要去帮她,你们几个不也一样吗?”
  四个孩子相识一望,半响才应道:“我们其实也想去的…但是家里人不同意,说我们太小了。”
  “青玄公主人很好的!她也是我们的朋友……”
  “那个……”领头的孩子垂下头脚尖互相碰撞着,脸红道:“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青玄公主一定要救回来啊。”
  “嗯,一定,我向你们保障。”

  送走了这几个闹别扭的孩子,谢怜如获释重地吐了一口气,他回头看向那棵红花树,茂密的花朵和树叶遮挡着还是看不见藏在里面的人。
  “那个……谢谢你。”谢怜认真地说着,他身后的马车有力地给他撑腰,撑起他原本还有些沮丧的内心:“我……可以见见你吗?”
  “……”
  这次却再没有人回答他,但谢怜感觉得到有个人还在那棵树上也在看着他。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叫什么吗?”
  “叫我三郎吧。”
  三郎?谢怜心里念了一句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像是真名,但是他却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三郎,谢谢你刚刚帮我解围。”
  “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树上那人摇晃了一下树枝,从花丛里传出昨晚谢怜熟悉的声音。
  “那个,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对吗?”谢怜听到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快,像是在期待那藏着的红衣少年肯定的回答。
  “……嗯,是的……勇者哥哥,之前的事对不起,冒犯你了。”
  “不,不是的!”谢怜挠着头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吐了出来:“我其实很高兴,真的!嗯…就是,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但是我没有觉得讨厌,也绝对没有冒犯我,老实说其实我之前是真的挺泄气的,因为我很倒霉,每次想帮别人但最后总是搞砸,哈哈哈好心办坏事就是这样的吧,这次也是。”谢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的心情能被对方体会到:“我很感兴你帮我做的这些。”
  半响,谢怜似乎是听到了花树后的轻笑,一双挂着银链子的黑色长靴子从树梢上垂下来,那梦中的红衣少年也扒开一根树枝探出头来,笑吟吟的望着谢怜开口道:“能帮到你,我也很高兴。”
  “三郎,你愿意成为我的同伴吗?”谢怜鼓起勇气,向前探了一步,曾经无数次谢怜问这个问题的答案让他寒心,但这次他心里的那团希望又被点燃了起来。
  如同回应谢怜的希望一样,那团熄灭已久的火焰被一个期待了很久的回答重新擦出了火花。
  “乐意至极。”

评论(5)

热度(36)